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随意人生的博客

——随心、随意、开心、开怀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因为活着,所以活着,个人思想,并无恶意,嬉笑怒骂,任随君意, 版权所有,谢绝转载,爱不释手,请付稿酬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唐代人也想逃离北上广 “穷挫”想到郊区当隐士(转的),呵呵,时代不同了,人都一样!  

2012-08-10 16:38:22|  分类: 转的精彩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唐代人也想逃离北上广 “穷挫”想到郊区当隐士

溥儒《平林辋川图》,辋川庄是唐朝诗人王维在长安郊区的一套物业,能像王维这样,既能在长安洛阳中心城市有份好的工作,又能在郊区有套别墅,这是当时很多唐朝金领白领梦寐以求的。

韩愈鼓励朋友离开中心城市 并大力鼓吹边缘地区生活的休闲之乐

逃离“北广上”曾经是一代白领蓝领在一段时期内的无奈抉择,中心城市虽云好,奈何非吾乡,房子买不起,职位升不上,户口入不了,再加上女友结婚了,新郎不是我,呜呼,不如归去,可归去又如何?家乡已没了我的地盘,三径就荒,行囊空空,徒增乡老耻笑,还是“北广上”发展空间大,于是乎,回流…………

每个朝代都有自己的“北广上”地带,唐朝的“北广上”当然就是长安、洛阳,有个叫李愿的读书人在长安混得很边缘化,于是就心灰意冷找到当时在唐中央高校机关里当老师的韩愈,说自己想逃离,问韩老师的意见。当时混得也不好的韩老师怎么说呢?

文/刘黎平

唐朝“穷挫”吐槽:长安混不好 想去郊区当隐士

李愿同学找到韩愈老师,大概说自己混得实在对不起大唐帝国,给大唐帝国白领金领的职位平均水平拖后腿了,四十岁了还是个科员,在这长安城里实在没法待了,想去边缘地带过日子。

韩老师问李同学去哪里,李愿说,这地方有点远,在太行山以南有个叫“盘谷”的地儿,我在那里有套房产(估计均价不到长安的十分之一)。那地方没什么CBD,也没大型娱乐场所,但是土质好,不含铅,水质也好,不用漂白粉就能直饮,绿化也挺不错,是真正的芳草园,万亩果园:“泉甘而土肥,草木丛茂”,虽然交通不便,不通地铁,也没BRT,但闭塞有闭塞的好处,省心,韩老师,我想住那里去,您给我拿个主意。

韩愈老师问,说说你的理由吧,为啥舍此繁华地段去偏僻地段。要知道,这个叫盘谷的楼盘和长安相差有几百公里,在今天河南的济源县。

李愿首先陈述了长安“北广上”人士的得意之态。李愿说:韩老师,您看这长安城里的成功人士啊,都是我大唐帝国的精英人物,能给基层子民带来福利和好处,自己也美名远扬,“利泽施于人,名声昭于时”。这些成功者们坐在高层办公室里,帮着当今老大搞策划,发命令,想要谁进谁就进,想要谁退谁就退,“坐于庙堂,进退百官”;每次出外,警车鸣道,军警开路(不好意思,唐朝没有警车,这里只是为了让大家便于理解,解构一下而已),“罗弓矢,武夫前呵”,当真是雄赳赳气昂昂,跨过长安城;生活供应上不用自己操心,早就有相关工作人员替你满街跑;高兴了就给人加工资涨薪水,不高兴了就让人没好果子吃,“喜有赏,怒有刑”;一大帮名校毕业生和高智商的金领都围在他们面前,引经据典,变着法儿说着让他们高兴的话,这些吹捧水平很高,居然听了让人不觉得烦,“才畯满前,道古今而誉盛德,入耳而不烦”。想想看,一帮精英排着队在你面前,攒足了他们几十年读书所得来吹捧你,你得有多得瑟啊。

李愿又进一步描述了大唐管理层的家庭生活。李愿如此说:成功人士家里不止钱多,美女也多,小二小三小四小五………一个个眉毛弯弯,脸颊丰满,“曲眉丰颊”(那时候估计不兴做瘦脸,看看画像中武则天杨贵妃的脸就知道),穿的是最名贵的时装,走的是最轻妙的猫步,那声线,唱也好,说也好,都那么动听,“清声而便体”。

唐朝人也向往自然醒

有了成功人士做依托,平日里什么都不用干,无所事事地住在豪宅里,一天到晚用后宫的思维盘算着如何打扮,如何争宠,想着法儿要男人泡她,“列屋而闲居,妒宠而负恃”。

李愿同学酸溜溜地描述了以上成功人士的成功生活,当然,在大师级的韩老师面前,李愿也不敢卖弄自己的清高,他说:韩老师,其实我也不是说鄙视他们的生活(连荣华富贵都没享受过,很难说有资格鄙视荣华富贵),作为一个有血有肉的人,我也羡慕荣华富贵,不过人各有命,我命里头注定不发达,我也就认了。

李愿在认命之后,于是描述自己所向往的非“北广上”生活:咱住在偏僻的郊区,不用坐电梯就可以登高,因为空气中没有颗粒,因此能见度好,看得远,“穷居而野处,升高而望远”,坐在茂密的大树下,用泉水冲凉。山里有野菜可以采着吃(希望不要采到毒蘑菇),水里有鱼可以钓上来当美味,这鱼肯定不含铅。

不用完成业务,不用加班,每天睡到自然醒,想怎么睡就怎么睡,一切行动都围绕着舒适与否展开,“起居无时,惟适之安”。

咱也不指望什么功名利禄了,与其生前有人唱赞歌,不如死后没人骂,“与其有誉于前,孰若无毁于其后”。与其身体获得快活,不如心灵获得解脱。虽然没资格坐在宝马车里哭泣,但至少不会因为官场风险而丢了吃饭的家伙。

在谈话的最后,李愿坦承了自己苦逼的心情:韩老师,好歹咱也是个有文化有品位有追求的人,可每天在那些达官贵人的门口伺候着,看见他们来了,想迎上前去吹捧,可羞耻和良知拽着我的脚步和嘴唇,让我想迈步又羞于迈步,想要开口又羞于开口。

而且风险系数又高,万一傍错了人,还得赔上名誉和性命。在这种非人的状态下生存,到死才能罢休,这样的人生境地,混得好和混不好,又能如何呢?

韩愈也曾一时冲动想去三线城市发展

李愿同学吐完槽,韩老师立即对他的选择作出了正面评价,并且积极鼓励他逃离大唐帝国的“北广上”,去二、三线地区过自己想过的生活,韩老师说:李愿同学,盘谷有你的物业,而且可以种庄稼,省了买菜买米的钱。水源方便又清洁,不用担心每吨涨多少钱。地方荒僻有荒僻的好处,没人来跟你争地盘哄抬房价,“盘之阻,谁争子所”。地方幽静,而且可利用面积大,“廓其有容”,不用担心分摊。治安也好,不用担心狼虫虎豹坏人歹人和黑社会。

最后,韩愈老师似乎要用行动来支持李愿同学的逃离行为,他很高调地说:给我的马儿喂饱了草料,给我的破车加好油,俺老韩要和李同学一起去盘谷郊区发展,一辈子都在那里快活,原文就是“膏吾车兮秣吾马,从子于盘兮,终吾生以徜徉”。

不过,韩愈老师的态度又是矛盾的,他的另一位朋友董邵南也想离开中心城市前往河北发展时,韩老师又不太赞同,希望董同学能继续留在中央地带发展。

刘哥曰:

韩愈老师也不厚道,他鼓励李愿同学去二、三线地区发展,自己却还留在大唐帝国的一线城市打拼,终于熬到部级干部的位置。可见,当时对李愿的期许,只是他一时心情不好,借题发泄而已。李愿要是真的听了他的撺掇,那还不是给耽误了?

在北广上打拼的“穷挫矮”,当有韩愈那样的老师劝离你时,你可真要慎重考虑,要多问问,问什么呢?问自己的理想。

注:以上文字是对韩愈名篇《送李愿归盘谷序》的演绎,本人有所发挥想象。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